清茗斋

素材

麦维逊:

申城的天气进入三九了,应该是最冷的天,但似乎没有让人感觉最冷。看到三九严寒的腊梅花天了。想想了卢梅坡一首诗—— 《雪梅》,梅雪争春未肯降,骚人搁笔费评章。梅须逊雪三分白,雪却输梅一段香。申城没有下雪,又缺了点意境。

素材

可乐嘻嘻:

再拍腊梅。

带着独脚架去的,降低点ISO,不想更糟糕。